他参与苏杭两个“天堂”的解放

他参与苏杭两个“天堂”的解放

全文转载《姑苏晚报》201176 02重点关注版

记者:高小范  实习生:蒋洁  通讯员:田国春

一个88岁的,有着69年党龄的老人向我叙述了那段激情岁月;参加过抗日战争,打过日本鬼子;参加过解放战争,冲进孟良崮国民党中将师长张灵甫的作战指挥部,见证了张灵甫的毙命;带领全连战士一路急行军从山东一直打到江苏;参加了百万雄师渡长江,从江阴登陆又奉命解放苏州城;苏州解放当天,马不停蹄的又一路急行军穿城而过,接着又参加了杭州城的解放。是解放两个旧天堂,建设两个新天堂的历史见证人。他就是在苏州已经定居半个多世纪的新“苏州人”翟新义老人。

战斗中首次“挂彩”竟浑然不觉

19421月,翟新义我怀着老革命根据地群众对共产党感恩的心情,响应党的抗日救国的号召,毅然参加了当地八路军山东沂蒙支队,在五连四排当战士。此后,参加了在费县、薛庄、徐公庄等地一系列的以主动出击为主的战斗,都是以袭扰日、伪军并给予沉重打击。

期间,有次伏击战最让他难忘。那次二百多日、伪军前来扫荡,由于事先得到了情报,我军在暗处伏击,翟新义说,他的第一次负伤,就是在这次激烈的战斗中,冲上去抓日本兵时,突然觉得脚背弯处,好像被拌了一下,脚只是闪了一闪,但没有停止冲锋。

战斗结束后,把投降的日、伪军迅速押送转移,把缴获的枪支弹药等战利品带走,正当沉浸在战斗胜利的喜悦中时,突然战友们指着他的右脚说:“翟班长,你挂彩了!”这时翟新义一看,唷!脚背弯处,鲜血淋淋,血流不止,“奇怪,当时我一点儿都感觉不到痛。”当兵二年,党组织很快吸收了翟新义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孟良崮战役中见证张灵甫的死亡

翟新义说,第二件使他不能忘怀的是打国民党。1947123日,农历春节期间,华东战区双喜临门,一是鲁、苏空前大捷,二是宣告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正式成立。就在此时蒋介石孤注一掷,发动了孟良崮战役。当时蒋介石的嫡系,74师中将师长张灵甫仗着全套美式装备十分猖狂,而歼灭74师是华野上下早已定下的决心,为了给蒋介石当头一棒,我军就先突击“垛庄”,占领了唯一的通道,切断了今后张灵甫逃窜之路。

1947515日上午10时,我华野陈(毅)粟(裕)首长下令总攻开始,翟新义说,当时,他是五连的一个排长,奉命在阵地上伏击了二天二夜,当接到向孟良崮总攻的命令后,他和全部战友们勇猛的冲到距孟良崮约五、六十公尺的山腰旁的一个巨石下的洞穴时,得知这就是张灵甫的作战指挥部。此时74师已大势已去,张灵甫已倒在了血泊之中。

孟良崮战役后,从此宣告我军从战略防御转为向国民党进攻的开始。翟新义说,那时他已经授命于连长之职。在党中央、毛主席“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命令下,1949422日参加百万雄师胜利地渡过了长江,并在江阴登陆。紧接着他们团部接到华野85师师长朱云谦的命令和另外一个团一起,任务是解放苏州城。

参加苏杭两个“天堂”的解放

翟老清楚记得华野85师用二个团的兵力部署在苏州市郊外的浒关、枫桥镇外围。上级在攻城时命令不许开炮伤及人民群众,不许毁坏文物古迹,不许拿群众一针一线的三个不许。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驻守在铁岭关、枫桥、高板桥的国民党驻军经不住轻轻一打,几乎没费什么吹灰之力,都闻风丧胆、亡命逃窜。翟新义说,还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1949427日上午,他们先头部队在10时左右已从枫桥、铁岭关进入到石路,在苏州城内,他们穿着一身土黄色的军装,胸前戴着白底黑字的有红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胸章,头顶的五角星中央“八一”二字的帽徽,肩扛、背负着各种武器、给养,他带领着全连的战士,踏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步伐,向街道两旁自发迎接的苏州市民,致以子弟兵的行军礼,在苏州市民“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中穿越了古城。解放了曾被国民党占领和奴役下的苏州城。

翟新义回忆说:当天我们并没有留在苏州,而是奉命穿越了古城,他带领了全连的战士和后续部队一起,沿着大运河向南的方向,向浙江杭州挺进,晚上,为了隐蔽起见,他们在吴江盛泽的农田和荒野里露宿,经过几天后进军到了杭州,杭州的国民党军队也和苏州一样经不住轻轻一打,就这样被国民党占领的杭州城也彻底被解放。

翟老风趣地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了二个旧天堂,我是有幸的解放苏、杭二个旧天堂的参与者和历史见证人!

【注】翟新义是我虎丘老年长跑骑游队三分队老队员。

“攻城老连长”重走进城路

“攻城老连长”重走进城路

    值苏州解放61周年(4月27日苏州解放纪念日)之际,4月26日上午,由苏州市老年人体育协会、苏州市老年骑游总队和苏州虎丘老年长跑骑游队,邀请了苏州市区唯一参加解放苏州的当年“攻城老连长”——87岁的虎丘队队员翟新义,一起重走“进城之路”,以此纪念为人民解放事业做出贡献的人们。
    上午10时许,在翟新义老人的带领下,苏州虎丘老年长跑骑游队的一百多名队员从铁岭关出发,沿枫桥路、石路、景德路一路前行,路上,看着苏州城的变化,翟新义老人的思绪似乎又回到了61年前。当时,身为连长的翟新义老人奉命随85师解放苏州,作为先头部队,他带领全连官兵从铁岭关出发,沿枫桥路、石路进城,一路上历尽了艰险。(admin 摘引自《姑苏晚报》)

庆祝祖国60华诞
庆祝祖国60华诞

“假日体育”吹起快乐健身风

    今年十一期间苏州市民迎来了一场全民运动会。一场集中了篮球、足球、羽毛球、乒乓球、网球、游泳、围棋、象棋、车模、趣味轮滑等20项体育赛事,和武术、拳击、击剑、柔道、跆拳道、健美等15项体育表演展示的“假日体育”活动,于106日至8日在苏州市体育中心和运河公园室内外场馆举行,届时市民既可亲身角逐各项体育赛事大奖,也可亲临表演展示现场观摩体育健儿风采。

    国庆“假日体育”活动是苏州市国庆60周年华诞系列活动之一,受到了全市人民的极大关注。2009年苏州市国庆假日体育活动主题为“假日体育,快乐周末,健康苏州,活力城市”。这次旨在推广全民健身理念的“假日体育”活动就是更好地体现全民健身活动的公益性与全民性,为苏州的一个大型公益活动,所有活动都是免费对市民开放,不仅如此,参赛获胜还能有奖。

这次活动整合利用社会资源、场馆资源和行政资源,为广大市民参加体育健身搭建了新的平台,打造了苏州市全民健身新的亮点,使得十一长假过得很运动。

    比赛项目有:篮球赛、足球赛、台球赛、软式排球赛、羽毛球赛、海模赛、车模赛、定向赛、测向赛、攀岩赛、游泳赛、自行车慢骑赛、趣味轮滑赛、桥牌赛、门球赛、乒乓球赛、网球赛、围棋赛、象棋赛、国际象棋赛。比赛形式:以趣味性比赛为主。

    参加表演展示的有:武术、木兰拳、柔道、击剑、健身腰鼓、健美操、健身球、体育舞蹈、广场舞等广场、公园常见的项目。

    这次的国庆“假日体育”活动万人参与、规模空前,在我市乃至全省尚属首次举办。据统计,20项体育比赛共有9083人参加,参赛年龄最小的为4岁(围棋),参赛年龄最大的为88岁(门球),其中有2812人获得了优胜名次并受到奖励。在4075人参加的15项体育表演活动中,有1360人获得了优胜名次并受到奖励。

    本次“假日体育”活动,正值国庆60周年之际,13000多名市民的踊跃参与,也表达了市民对祖国繁荣富强美好祝愿的实际行动。体现了假日体育活动是真正让市民参与的活动,使一大批市民从爱好兴趣转到积极参加,并在支持参与到获胜获奖的过程中享受了快乐,真正成为了苏州市民体育的节日、强身健体的盛会。

    在三天的活动现场还有3万多人次的市民前来观看,他们热情、有序、文明、理智,张弛有度,充分体现了“崇文、融和、创新、致远”的苏州城市精神,展示了全国文明城市市民的良好素养。

 

虎丘队入场
虎丘队入场
虎丘队领队
虎丘队领队

庆国庆·迎中秋

       正当金秋送爽,丹桂飘香时分,2009年9月29日上午,我们虎丘队临时党支部召集了全体党员以及队员积极分子70余人,共聚在苏州市工人文化宫的茶室,举行了“庆国庆·迎中秋”的茶话座谈会,热烈庆祝我们伟大祖国成立60周年的华诞和中秋佳节的双喜降临。会上大家共同颂贺我们伟大祖国繁荣昌盛,歌唱我们的生活美满幸福!到会的队员积极参与了《歌唱祖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祝福祖国》等红歌的颂唱,一首首振奋精神、催人奋进的红色经典歌曲和昂扬的精神状态感染了到会每一位同志,叫好声、欢呼声此起彼伏。(admin报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欢乐一刻
 九月二十九日上午,虎丘长跑队临时党支部在工人文化宫茶室,组织召开迎接国庆六十周年座谈会,七十多名党员和非党员欢聚一起,兴致勃勃畅谈祖国建国以来的巨大变化,一老队员引亢高歌,一曲歌唱祖国的歌更激起了大家对伟大祖国的热爱。李国临队长轻快地来到会场,看到李队长的脚恢复很好,大家纷纷鼓掌致意。看到热烈的场面,李队长即席发言,他兴奋地祝愿长跑队象祖国一样,不断发展,不断前进。会间,一张张照片记录下普天同庆国庆的虎丘队员们欢乐的一刻,它显示出虎丘队是踏着时代节拍、欣欣向荣的集体。
                             ——史炎林

庆国庆-健步行

庆国庆-健步行
庆国庆-健步行

庆国庆-健步行
    2009年9月27日,苏州市老年人体育协会长跑专业委员会组织了全市老年长跑队队员举行了“庆国庆-健步行”的健身活动,以此最绿色、最安全、最简便、最经济的有氧代谢运动来迎接我们伟大的祖国60周年华诞。

    早晨6时40分,在领队张慰祖队长的发令下,来自老体协长跑队园区队、虎丘长跑队、纺工长跑队、金阊长跑队、东吴长跑队、平江长跑队……等等近500位老人,他们个个神采飞扬、精神焕发,人人手持一面小国旗,浩浩荡荡地从会议中心广场出发了,途经养育巷→干将路→人民路→三香路绕行一周后返回广场,总计里程约2Km 。(admin 报道)

六十年前 我参加了解放苏州城

六十年前    我参加了解放苏州城

【翟新义口述,郁寿山  田国春 整理】  

    翟新义老人,共产党员,今年86岁,山东沂蒙山区干邑县农村人,1942年17岁时参加了八路军沂蒙山支队闹革命,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曾先后参加了无数次的战斗,其中最著名的孟良崮战役记忆犹新,从战士晋升到连长。如今虽年事已高,但步履稳健,精神矍铄,生活中的他非常随和朴实,平易近人。离休前是苏州市第三监狱的干部,离休后享受处级待遇。
    翟新义同志是我们苏州市虎丘老年长跑骑游队第三分队的队员,入队近十年来积极参加队内的各项活动;长跑、骑游、公益、慈善等等都有他的身影。离休后虽然享受处级待遇,工资级别较高,但他的家中非常艰苦朴素,几个孩子下岗待业,他没有怨言,反而鼓励子女积极自谋出路,不要使国家增加负担。又如他家目前使用的家具都还是五、六十年代的“老古董”。自从他离休二十多年来,正如他自己讲的那样,他要用党和国家给他的俸禄和余生回报给人民。据统计20多年来仅向社会用于慈善捐款就达35次。
    为了庆祝建国六十周年大庆和苏州解放六十周年,我们专访了平时一贯低调生活、不事张扬的翟老,翟老得知我们的来意后便打开了尘封多年的话匣子,滔滔不绝地向我们口述人生,谈起了半个世纪前他的亲身经历和亲眼目睹的几件难以忘怀的往事,特别是和苏州结下的不懈情缘……(口述整理者)
-----------------------------------------------------------------------------------
    1949年四月二十七日,这是我一生难忘的日子。那一天,我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85师担任一个连的连长职务,奉命带领全连战士随二个团的兵力向苏州城挺进,并一举解放了被国民党占领的江苏省省会苏州城!从此我和苏州结下了难以忘怀的情缘。
    我很激动:今年是苏州解放的六十周年,也是我们中华民族无数先烈前赴后继取得彻底胜利后,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六十周年大庆。在这六十大庆即将来临之际,我的脑海里像放电影那样放映了自己从十七岁参军到如今八十六岁耄耋之年的历历在目的人生经历。这期间有三件事始终不能使我忘记:第一是在战斗中二次截然不同的负伤;第二是打老蒋,我参加了著名的孟良崮战役,亲眼目睹了国民党74师中将师长张灵甫毙命在我们的脚下;第三是我和苏州结下了一生不能忘却的情缘。
    六十年前,我是怎样参加解放苏州城的?那得从我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战火成长的经历讲起:
    我出生在山东沂蒙山区干邑县的贫苦农民家中,1942年1月我还是一个17岁的大男孩时,怀着老革命根据地群众对共产党感恩的心情、响应党的号召,抗日救国,毅然参加了当地八路军山东沂蒙支队,在五连四排三班当战士,此后参加了在费县、薛庄、徐公庄等地一系列的以主动出击为主的战斗。都是骚扰日、伪军并给予沉重的打击。
    难忘的是期间有次伏击战,由于事先得到了情报,日本兵要来该乡扫荡,但又怕挨揍,因此他们小心翼翼地只出动了200多人。让伪军一个排走在前面打头,万一遇到八路军的地雷阵可由他们做替死鬼,又派一个排伪军殿后护尾,千算万算,总以为这样可确保万无一失。而我们连的任务是利用沂蒙山区复杂的地形地貌,隐蔽在敌人必经之路的两侧,占领制高点。一切战斗部署做好,到清晨时只见日本鬼子躲在两头伪军中间,荷枪实弹,气势汹汹,大摇大摆地往我们的“口袋”中钻进来,我们先放过了打头的伪军后,连长大吼一声 “打” !大家猛烈地向鬼子开火,顿时,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伪军只管朝天放枪,爬在地上准备投降,而此时日本鬼子知道事情不妙,中了伏击,匆忙还击,以求生还。由于我们在暗处,鬼子在明处,被打得晕头转向的鬼子兵只是叽哩哇啦地喊声一片。这次伏击战打得漂亮、特顺,有一半日本鬼子被打死、打伤,少数脱逃和做了俘虏。由于我们有内线做了内应,加上沂蒙山区是老解放区,老百姓的觉悟高,村村户户、街头巷尾的墙上都刷写有:“抗战到底!”、“中国必胜!”、“日本必败!”、“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等的大幅标语,深得人心。伪军中有一部分是被强拉硬征去的贫苦农民,他们也是万般无奈,但他们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弃暗投明。八路军打仗靠人民的支持,胜率就高。
    我第一次负伤,就是在这次激烈的战斗中冲上去抓日本兵时,突然觉得脚背弯当处好像被绊了一下,脚闪了一闪,但没有停止冲锋,继续向前冲去。战斗结束,我们把投降的日、伪军迅速押送转移,把缴获的*等战利品全部带走,我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突然我的战友们指着我的右脚说:“翟班长,你挂彩了!”我低头一看,唷!真的脚背弯处,鲜血淋淋,血流不止,奇怪了我怎么一点儿都不感到痛呢?当卫生员上来替我包扎伤口时我才看清楚,敌人这一枪子弹是贴着我的脚背,将我的脚背肉撕裂了个大口子,如果再深半指,我这脚就报销了。我真的是太幸运了!但后来的事也很无奈,就因为这伤口使我住了三个月的战地医院,失去了不少参战的机会。原因就是当时缺医少药,只用盐水清洗了一下伤口,致使后来感染、红肿、化脓,右脚不能行动。这样三个月后我伤愈归队,又继续参加了不少战斗。由于不断受到党和首长的关怀、教育,自己在战斗中很勇敢,既不怕苦,又不怕死,当兵二年,党组织就吸收我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我第二件忘不了的事是打老蒋。本来么,抗战胜利了,日本鬼子无条件投降了,全国人民欢天喜地、普天同庆,指望着能过上和平祥和的太平日子,但是蒋介石不答应,他要打内战。这一点我们的党中央和毛主席是有充分的认识和准备的。新四军北撤、皖南事变的惨痛教训记忆犹新,新四军在江南、江北开辟了革命根据地,蒋介石多次围剿、进攻,虽然都被我们粉碎,但蒋介石仍不死心,妄图凭着美式装备、飞机大炮,想把鲁南老区我军革命根据地的部队一举歼灭。因此又发动了规模更大的进攻。我陈(毅)粟(裕)大军在苏中七战七捷打得国民党顽军闻风丧胆。1946年12月30日,蒋介石下令薛岳各部“迅速结束苏北、山东之战事”,一年内“彻底消灭共产党”。但蒋介石又失算了,他派薛岳的主力整编第二十六师马励武和第一快速纵队向我进攻。这曾是一支在抗日战争中远征印缅的部队,既风光、又有战斗经历。现在又是全部美式机械化装备,但他们为了抢头功,孤军深入,加上天寒地冻大雪天,在坑坑洼洼、沟沟坎坎的战场上,机械化的装备根本派不上用处,反而成了累赘。而我陈、粟大军以弱打强,集中了优势兵力,趁大雪天发动了突袭,并且把其所部分割包围,予以全歼。中将师长马励武被活捉,接着我军又取得了粟(庄)丰(县)台(儿庄)的大捷。正好1947年1月23日是农历春节,华东战区双喜临门,一是鲁、苏空前大捷,二是宣告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正式成立。中央明确陈、粟首长仍为华东战区的前线领导,由于国民党此时损兵折将达5.3万人,因此蒋介石很气恼,训斥了国民党参谋总长陈诚,并责令其亲赴前线指挥作战,同时集中了15个整编师59个整编旅共31万兵力,孤注一掷说要在临沂、山东共军首府全歼华东共军。面对蒋介石的大军压境,疯狂挑衅,我军在陈、粟两位首长指挥下,避其锋芒,挫其锐气,耗其精力,积极主动地创造和捕捉战机,一旦条件成熟,就聚而歼之!但是蒋介石的嫡系,74师中将师长张灵甫十分骄狂,仗着全套的美式装备,狂妄的叫嚣要拿下当时华野在“坦埠”的总部和指挥机关,派遣了大批飞机、大炮、坦克向“坦埠”进攻,狂轰滥炸,哪知我军领导早已下令先一步撤出,只死伤了几头牲口,无一人员伤亡。张灵甫的这一动作是想要赶在汤恩伯之前抢立头功,歼灭74师是华野上下早已定下的决心,曾经与74师从苏北打到山东,一直无机会与其决战,现在送上门来,陈、粟首长决定坚决要啃掉这块骨头!当时国民党以74师为主要突击力量,我军为了给蒋介石当头一棒,就先突击“垛庄”,占领了唯一的通道,切断了张灵甫今后的逃生之路。然后我军以5比1的兵力,将张灵甫围困在芦山、孟良崮、大崮山几个山头和山谷里。蒋介石闻听张灵甫被围,急赴徐州督战,责令陈诚,白崇禧采取反包围,异想天开要:“中心开花,内外夹挤”。此时的战场形势十分严峻、险恶。至此我华野首长早已看穿了敌人的阴谋诡计,必须尽快歼灭74师,命令各部不惜任何代价予以迎头痛击,不给蒋军有任何喘息和增援。1947年5月15日上午10时我华野陈、粟首长下令总攻开始,我军迅速将张灵甫所属各部压缩至东西三公里,南北二公里的狭窄山区,霎时间我军所有的炮火从孟良崮的四周一齐响起,华野一、四、六、八、九各个纵队同时发起了冲锋,74师凭借着居高临下顽强抵抗,可想而知这一仗是打得多么的惨烈。张灵甫眼看末日来临,只得组织突围,向沂蒙公路的垛庄逃窜,但我们采取进攻和阻击相结合的灵活方式,后来得知尽管张灵甫手持报话机急呼25师黄伯韬师长和83师师长李天霞率部增援,但都被我军阻击无法靠拢,我军四个纵队与蒋军企图包围的增援部队,展开了艰苦卓绝的阵地防御战,尽管国民党另外还有8个整编师离张灵甫不到5公里,但都无法靠近增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张灵甫的74师被我军全部歼灭。当时我已是五连排长,我们奉命设防为第三梯队,在阵地上已呆了二天二夜,当我连接到向孟良崮进攻时,其时张灵甫的74师已被全歼。我冲到离孟良崮约五、六十公尺的山腰,一个巨石下的洞穴时,得知这就是张灵甫的作战指挥部,此时,74师的中将师长张灵甫已倒在了血泊之中。我看得十分清楚,他头上的钢盔有个枪眼,子弹似乎是从右下腋击穿头颅而毙命。后来打扫战场时,战友们用几块木板,把张灵甫的尸体掩埋在山道旁的水沟边,上面写着:“74师张灵甫,张灵甫没有好下场!”这都是我亲眼所见。我们现在看到的电影“红日”,就是这个战役的再现。在这次战役中我军战果辉煌,总共歼敌四万余人,缴获巨大,后来我军还用缴获来的武器,装备了一个特别快速纵队。这真的要感谢运输大队长蒋介石。在这场攻打孟良崮的战役中,我在冲锋时又挨了一枪,不过还好,子弹是打在膝盖皮削过去的。虽然军裤被打穿,但没有伤及我的骨头,我根本不当一回事,由于医药条件好了,我这次没有感染,也没有住医院,但膝盖上至今给我留下了一小块
攻打孟良崮时的永远难以忘怀的疤痕。
    鲁南这一仗,从此宣告了我军从赵略防御转为向国民党进攻的开始。那时我已从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成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一个连长。在党中央、毛主席“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命令下,我随部队迅速南下,清楚地记得1949年4月22日,我们百万雄师胜利地渡过了长江!我们连队随大部队从江阴登陆,紧接着我们所属的部队接到命令,任务是解放当时的江苏省省会苏州城。并拉开了随即解放大上海的序幕。当时我们的华东野战军85师用2个团的兵力部署在苏州郊外的浒关、枫桥镇外围,几乎没费什么吹灰之力,驻守在铁岭关、枫桥、高板桥的国民党残部闻风丧胆,忘命逃窜。至此,我一生中最难忘却的第三件事是:1949年4月27日上午约10时许我们先头部队就从石路进入到苏州城内。我们穿着一身土黄色的军装、胸前佩戴着白底黑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胸章,头顶的五角星中央“八一”两字的帽徽,肩扛、背负着各种武器、给养,我和我的全连战士,踏着雄纠纠、气昂昂的步伐,向城内街道两旁自发迎接的苏州市民致以子弟兵的敬礼!在苏州市民“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中踏进了苏州古城。解放了曾被国民党占领和奴役下的江苏省省会苏州。当天,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苏州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彻底宣告拥有2500年历史的苏州古城回到了人民的环抱。紧接着我又奉命带领全连战士和后续部队向浙江杭州进发,并且也彻底地解放了被国民党占领的浙江省省会杭州市的保卫工作。就这样在杭州呆了几年,由于当时地方上缺少大量的行政干部,后来组织上又调我到浙江湖州,并在吴兴县城南区担任区长职务……
    但没有想到的是1958年我又被组织奉调到苏州市公安系统工作,这一干就是三十年,直至我离休。我这山东“垮子”一生和苏州真是有缘啊!
    从苏州解放至今六十年来和我在苏州工作、生活、成家立业、生儿育女几十年来,我亲眼目睹了苏州的变迁,尤其在党中央改革开放中苏州不断的迅速发展壮大,从一个百业待废的古城,如今发展成拥有各种现代工业科技和在全国率先走进小康社会、闻名世界的人间天堂。我觉得我这一生和千千万万为此而流血牺牲的革命先烈得到了最大的慰藉。我衷心祝愿我们伟大的祖国和苏州更加繁荣昌盛、人民更加安居乐业。我现在虽然已年近九旬,但我快乐、健康、幸福!我一直教育自己的子女要珍惜当今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为建设更加美丽的苏州添砖加瓦。我常说:“我们共产党只有离休的干部,没有离休的党员”。我要用党和人民给我的俸禄和余生,力所能及地报答人民,尽一个老八路、老军人、老党员应尽的职责,这就是我这一生中最最不能忘却的大事啊!《虎丘老年》

《虎丘老年》主编按语:
    翟新义同志是我们苏州市虎丘老年长跑骑游队第三分队的一员普通队员,入队近十年来积极参加队内的各项活动:长跑、骑游、打太极拳、公益慈善等等都有他的身影。
    翟新义同志平易近人,穿着普通,毫无老干部架子,了解他的人都叫他“老山东”、“老革命”,不了解他的人以为是哪个单位干粗活而退休下来的工人。至今还操着一口沂蒙山区的山东话与大家交流。离休后虽然享受处级待遇,工资级别较高,但到了他的家中你会发现却是异常的艰苦朴素,他家的家具还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古董”。几个孩子曾先后下岗待业,他没有居功自傲,找关系,开后门,搞不正之风,他也没有怨言,反而告诫子女这是党的改革开放政策过程中

的必经之路,鼓励子女们要靠自己真本实领自谋出路,不要使国家、社会增加负担。
    翟新义同志同时对国家、对社会、对人民也跟慷慨,真如他自己讲的那样,“要用党和国家给他的俸禄和余生回报给人民”。据统计,他离休二十年来,仅向社会用于各种慈善捐款一项已达36次,他说:离休后一直以“淡泊名利、宁静致远”来要求自己。这是一个多么可敬可爱的老人啊!

国庆阅兵提前看

“全民健身  你我同行”

      今年6月10日是全省第七个“全民健身日”和苏州市第八个“全民健身日”。
      6月10日早晨,在苏州市的桂花公园广场举行了由苏州市全民健身指导委员会主办的“2009年苏州市全民健身月启动仪式”,苏州市体育局、苏州市体育总会及苏州市老体协发动并组织了苏州市级机关和各局、各社区的万名退休老年人参与了3公里长跑健身活动的健步走活动,来纪念毛主席《发展体育运动  增强人民体质》题词发表五十七周年和迎接建国六十周年。气氛热烈,激情昂扬,反映了全市老年人积极参与 “全民健身  你我同行” 的精神风貌。我们虎丘老年长跑骑游队共有百余名队员参加了此次盛大的活动。

 

庆祝苏州解放六十周年

    2009年4月27日,是古城苏州解放60周年纪念日。由苏州市老龄委和苏州市老体协联合组织了一次【庆祝苏州解放六十周年,“福彩杯”老年骑游活动】,正式拉开了今年市老龄办为庆祝苏州解放六十周年筹划的“庆六十华诞、展银龄风采”系列活动的序幕。
    共有苏州市老年自行车骑游总队下属的包括虎丘队、文广队、平江队、直属队……等6个分队的近六百名老年骑游队员,从市中心的五卅路体育场集中出发,穿过古城区,浩浩荡荡骑行到苏州横山烈士陵园,举行了对为解放苏州牺牲的革命先烈的祭悼活动,在庄严肃穆的哀乐声中,悼念仪式正式开始,首先向烈士纪念碑敬献了花圈;紧接着,队员们向烈士墓碑默哀;怀着崇敬的心情祭奠革命烈士们的先灵,缅怀革命烈士们的伟绩。在纪念瞻仰墓碑时,哀乐声回荡在耳边,队员们仿佛来到先烈们曾经英勇战斗的地方,仿佛看到先烈们为国捐躯的场景,扼腕之情痛彻心扉。默哀仪式结束后,全体队员又参观了革命烈士事迹陈列馆,缅怀革命烈士的丰功伟绩;然后从烈士陵园出发,沿着当年解放苏州战斗和入城的路线到高新区枫桥铁岭关经阊门进市区,全程约25公里。在铁岭关前队员们唱起了昔日革命歌曲。

    许多老人纷纷表示,如今的生活芝麻开花一样节节高,一天比一天好,但我们不能忘记为苏州解放牺牲的先烈们,所以在苏州解放的日子里采取骑游的方式,来祭扫烈士、告慰先人、勉励后辈。(admin)